曦鹿

我永远喜欢黄少天

你就是我心尖尖上最灿烂的那个少年
生日快乐
我的少年

淡淡春山笑如烟

打算用这个标题写一篇叶喻or黄喻or王喻or周喻
还没想好
记个灵感
偏向黄喻叶喻
但是其他两个也可以……唉再说吧
赶论文赶论文

你重视的未必是别人重视的。这个道理你怎么还不懂,你拿别人当珍宝,别人未必亦如是。看清楚吧,认真的你就输了,有的人,真的就像当初老师说的那样,做人欠缺。你别被骗了,老师说这话,是有道理的。

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谁活着是容易的呢

王杰希,我好中意你呀
连念个名字心里都柔软的不行
生日快乐呀
我的小意中人

日常想嫁王杰希,醒醒,你可是个蓝雨粉黄少天真爱党喻文州的脑残粉!

不管,我就是王杰希的太太粉。

希望接下来的技能点都点到加速上,目前工作CD时间太长,往往要蓄力N久。为什么打起精神3分钟干完的事情偏偏要花3小时打起精神呢?最近尤其严重,你的同龄人都在马不停蹄的奔跑,不是你一点点拖链就能追上的,你只是在自欺欺人而已。

改掉拖延症,才能拥有更多选择和自由和可能性。

自律给你自由。

突然一点小思悟

多读一点书,多做一点尝试,多拾起一些零碎的时间,多涨一点见识,多做一点努力,多规划一点未来,多一点坚持和自信;

少玩一些无谓的游戏,少给自己的懒惰找一点借口,少一点庸碌,少一点拖拉和无所事事,少一点固步自封,少一点目光短浅,少一点自我菲薄。

多一点,再多一点,用力拥抱这个世界和自己的人生。

少一点,再少一点,无病呻吟的悲春与伤秋。

关上这篇loft,下一秒就开始行动,从来不嫌晚,就怕不去做。

【黄喻】今晚回家吃鱼

黄喻-今晚回家吃鱼

 

预警:

我流OOC,瞎XX写的世界观

好了,你们可以开始猜到底谁是喻文州了

-------------------------------------------

 

 

  黄少天走在黄昏的街道,身后被夕阳拉成了一道长长的影子。他吐出嘴里咬了很久的棒棒糖纸棒,看着不远处等在拉面店前的漂亮姑娘,扬起标志性的笑容迎了上去:”等很久了吗?”

 

 

  新历2024年,尽管当年地球自爆成了几块小行星,人类几乎一度毁灭,但2000多年后,重新建立文明的人类自从攻略了外星系,已经开展了十几个地球星系区,称之为联盟,在积极与外星球建立邦交后,现在已在宇宙中占据比较重要的一个位置。同时由于当年的强烈辐射,许多人类的基因产生突变,进化到现在产生了许多新人种,比如精灵、猫人、外星人类混血等等。错综复杂的种族和星球关系造成了平静的表面下的暗流涌动,没有人不觊觎那些资源丰富的美丽星球,各个集团间磕磕碰碰几乎可是说是日常。

  一个星期前,作为联盟中央暗插在蓝雨中央警署的桩子,表面上是普通警察实际上是联盟特警的蓝雨行动小组抓获了一个来自其他星球的间谍。经过审讯,队长喻文州下达了全员待机的命令,于是原本每天忙忙碌碌的生活突然咸鱼了起来。

  “还真是不太习惯啊。”黄少天抓了抓后脑的头发嘟囔到。

  “嗯?你说什么?”身边的漂亮姑娘侧目看他。

  “啊啊没什么,话说你今天真是漂亮啊。”三天前,黄少天在去中央大街的地铁站上不小心撞到了一个姑娘,自己不觉得多严重却把对方怀里抱着的东西撞得撒了满地,还碎了一个新买的花瓶,作为道歉,便约对方今天请客吃饭。“快进来吧。”

  姑娘羞涩地笑笑,轻轻整了整自己的裙摆。

     掀开帘子进了拉面店,是日式居酒屋式的装修风格,站在料理台前的老板懒洋洋地掀起眼皮瞥了来人一眼,“哟”了一声权当做打招呼。

  黄少天毫不在意地拉着姑娘在吧台边坐下,笑眯眯地对着老板说:“还是老样子来两碗酱油拉面!啊不对等等,忘记先问一下女士的需求了,嗯,不,那个......”

  “是林悦哦黄少~”姑娘看起来并不介意黄少天的失礼,反而兴趣盎然地看向拉面店老板,蓝色的瞳孔里波光流转,有一种无机质的美:“黄少经常来这家店吗?看起来和老板很熟嘛。”

  “当然啦!我一周总要光顾这家店一次的!不瞒你说,这家店虽然地方小老板也总是懒洋洋的不好好招待客人,但是做出来的食物真的是超正的!让我这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挑剔的舌头都欲罢不能!所以我这次特意带你来这家店来尝一尝来弥补我上一次不小心撞到你的错误!你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想吃什么随便点!诶诶女孩子是不是都喜欢甜一点的口味,这款新出的菠萝风味海盐拉面怎么样!我最近在看的一个新番里面有介绍哦虽然名字听上去很鬼畜但是据说味道意外的不错呢怎么样怎么样要不要来尝试一下~林悦!是林悦!我这次记住了你不要拿那种眼神看我嘛即使是我也会不好意思的。”

  在得到林悦的首肯后,黄少嘴里那个总是“毫无干劲懒洋洋的不好好招待客人”的老板毫无波动的略一点头,转身就去招待其他客人了。

  “其实你不必这么客气的,”林悦笑着对黄少天说,“只是在地铁站不小心碰了我一下而已。”

  “哇哇哇真的是再次抱歉了。”黄少天双手合十,一脸歉疚。“那次真的是特别紧急,家里的猫闹了脾气,非要吃中央大街的那家高级猫粮,不然就挠我一脸。而且都给你撞倒了,东西撒了一地。”

  姑娘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原来黄少家里养猫啊。是什么样的猫呢?肯定很可爱吧。”

  “是很可爱!但是脾气很坏!虽然看起来很温柔但是发起脾气来连我都招架不住!而且还很敏感!是只布偶哦布偶!所以也超粘人的,平时一刻都离不开我!我只要一分钟不出现就能叫破喉咙的那种!啊啊抱歉自顾自的说起来了,那么林悦,你也喜欢猫吗?”

  “猫?”女孩用手挽了一下左耳边的碎发,“猫啊,嗯,我很喜欢哦。”

  “哦。”黄少天意味深长的拉长了音,惹得姑娘直盯着她看:“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没有,我只是在想你看上去并不像是会喜欢猫的样子。”黄少天拿起杯子给自己和姑娘各倒了一杯水。

  “谢谢。不过,”将右耳边的刘海也挽到耳后,林悦接过杯子裹在手里取暖。“为什么会这么说?我可是真的很喜欢猫的哦。”

  “因为,嘿嘿”黄少天用拇指摩挲着杯身,露出了自己的小虎牙:“因为我觉得你应该喜欢犬系的我呀……”

  “咣当!”话没说完,就被老板突兀的放到桌子上的两碗拉面给打断了:“面好了。”然后便转身走了,只不过临走前瞥了黄少天一眼。

  “超凶超凶!”黄少天悻悻的摸了摸鼻子,赶忙招呼林悦趁热吃面。一时间两人无话。

 

  “叮铃铃”门口的风铃响起,还没看见进门的客人便已听到了声音:“老板!和昨天一样!诶诶诶黄少你也在这里呀!!”

  来人是个小少年,十分有活力的样子,怀里抱了一只猫,后面跟着一位穿着高中制式校服的长发女生,进来时向着老板的方向微微欠身,并没有出声就找座位坐下了。但是那少年却十分自来熟的抱着猫凑上前来:“诶诶黄少黄少,给我讲讲你们上周逮捕的那个星际间谍的事情吧!”

  “黄少天你是警察?!”林悦十分吃惊地问。

  “嘿嘿是啊,不才一个小小的片儿警而已。”黄少天嘴上打着哈哈,眼睛却没什么表情的瞥向林悦,“怎么?你很吃惊?”同时轰走捣乱的小少年,“去去去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保密保密!”

  “诶!这么不够意思!我特意带着我姐姐来的呢!你看!”小孩指向坐在吧台旁2个位置开外的长发女生。对方侧过脸来点头示意——一个标准的有点冷的东方美人,长长的黑发柔顺的垂在脸两侧,虽然是中分但是却没有什么侵略性,瞳孔是魅惑的紫色——不过这在现在这种各种人种混生的年代并不算什么稀奇的瞳色了。

  “就算你拿这种大美人来诱惑我也没用!哎疼疼疼疼!”不知道什么时候。本来在小少年怀里的猫突然跳到了黄少天的手边,并用尾巴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他的脸。“诶你小子几天不见皮痒了是吧赶紧来我怀里让我撸两把!”说着两只手捞起猫,那猫尾巴一晃一晃的摇着,不紧不慢的却总是游荡在黄少天脸边,仿佛下一秒就能给黄少天再来那么一下子。

  黄少天无法,只能好声好气地哄了猫主子两句,并且将主子伺候得直打呼噜,这才将主子转了个身面对面,避免了热脸贴猫屁股的境地——“咦?”

  “怎么了?”一旁的林悦不明就里。

  “啊哈哈哈哈哈是流云他又胖了对不对!”少年突然开口,并企图将黄少天手里的猫接过去。

  “哦哦流云啊,他果然是又胖了啊!”黄少天从善如流的接过话,手里却不撒手,眼神偷偷的瞄向一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状态的少年的姐姐。“哎呀别那么小气给我抱一抱,诶你快去陪你姐姐说话去,大人在这边说话呢小孩子别插嘴。”

  “黄少真小气!”虽然不情愿,但是少年依旧坐到了姐姐旁边。

 

  “刚才说到哪里来着?”黄少天手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撸着猫,“嗯,怎么,我是个警察你很吃惊吗?”

  “没有呢,”整理了下垂下来的头发,林悦微微一笑,“因为觉得黄少看起来很可爱并没有那么严肃嘛!”

  “喂喂什么叫可爱,想说我矮就直接说!”将手里的猫小心翼翼的放在旁边的座椅上,黄少天挽起袖子做正经状,“不行我要扳回一城,来我们来进行一下警察叔叔的模拟问答,让你来体会一下什么叫严肃活泼!我们星际片儿警虽然职位小但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林悦掩着嘴哈哈哈地笑了,连忙点头说好。

  “不许犹豫,即问即答啊!姓名!”

  “林悦。”

  “年龄!”

  “23岁。”

  “性别!”

  “女。”林悦嘴上说着认真却一直没太当回事,听到这个问题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喂喂你们星际片儿警还要问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吗!”

  “那可不一定,你要知道现在鱼龙混杂,什么性别都可能存在啊,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这么可爱一定是个男孩子!”

  “我就当你夸我了哦。”

  一旁的猫懒洋洋地抬起爪子舔了舔,亮出爪间的利刺又缩了回去。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下一个问题,你来自哪里?”

  “嗯这是要查户口嘛,好的我来自査尔星。”

  “咦你居然是外来人口?你来蓝雨星做什么?”黄少天吃了一惊,顺手将手里吃完的拉面碗递回料理台。

  “嗯,有点私事,这个就不方便告知了。”

  “说好的警察查户口呢!说好的实话实说呢!”黄少天嘟嘟囔囔但却放过了这个问题,“下一个,兴趣爱好三围哎疼疼疼疼!!!……我怎么感觉这场景似曾相识?”本来在一边老老实实趴着的猫突然蹦上黄少天腿间,并且准确无误地2踩了某个地方一脚,黄少天瞬间鬼哭狼嚎,感觉自己的下半辈子很可能就会毁在猫的手里。“卢瀚文你赶快把你家祖宗拿走!!”

  “我不要!我在吃面!而且你刚刚不是还撸得挺开心的嘛!负心汉略略略!”小少年对着黄少天做着鬼脸,身边的姐姐抬起头看了黄少天一眼,虽然在微笑但却让黄少天背后一凉。

  “小孩子居然胡说八道!你小心我……”看着怀里的流云悠颤悠颤晃动着的猫尾巴,黄少天理智地选择了闭嘴。“好了好了下一个问题,你现在在哪里工作啊,是做什么的?”

  “我现在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捋了捋耳边的头发,林悦也将面碗递给了吧台后的老板。“就是对外出口蓝雨的公司,我在那里做人事工作。”

  “哦哦哦这样啊,那还真是巧,你们业务主要涉及哪些方面?啊你不要误会,我一个人民警察是吧,我就是好奇。”

  “没关系,我们公司啊,主要是卖一些电子产品,像助听器什么的,就这些。”不知道为什么林悦一直在整理自己耳边的头发,虽然看上去并不是很乱。

  黄少天在一边瞄着女孩的小动作,继续问了下去:“是普通的助听器吗?我们蓝雨这边电子产品也很厉害的,你们是有什么高科技吗?”

  “我也不清楚呢,大概就是很普通的助听器吧。”林悦抬起手似乎又想整理头发,却被黄少天打断:“头发并没有乱哦,怎么,你很紧张吗?”

  林悦抬起的手有一瞬间僵硬在空气里,很快又恢复自然笑了起来:“当然紧张啦,我可是在被一个警察问话诶!”

  “哈哈哈终于感受到你警察叔叔的威严了吗!”黄少天哈哈大笑,环抱起怀里的猫,亲昵得蹭了蹭它的额头,“小猫猫,你少天哥是不是特别帅呀~”然后在猫即将抬爪子给自己毁容的前一秒将猫拉远了点,然而出乎意料的是猫却并没有想要挠黄少天的意思,只是轻轻的用一只毛茸茸软乎乎的小爪子按在黄少的肩膀上,然后直起身子先是用额头蹭了蹭黄少天的脸颊,然后又用鼻尖顶了顶黄少天。

  黄少天突然僵硬,一脸不可思议,猛然转过头望向猫的主人,卢瀚文一脸事不关己的坏笑,连带着旁边的姐姐也一副看好戏的神情。再转过头来看着手中的猫,黄少天一脸笑容渐渐消失的悲痛。手里的猫好整以暇地“喵”了一声,舔了舔爪子。

  “怎么了吗?”刚刚有些紧绷的微妙气氛一下子被打破,林悦松了口气,微微调整坐姿,抬起手又放下。“说起来,黄少你说的上周捉到的星际间谍是怎么回事?听起来很刺激的样子,能分享给我听听嘛,当然涉及到机密的地方就不用说了,安分守己的别星公民表示理解~”

  “啊?哦,好啊。”黄少天动作轻柔地把猫环在了怀里,却没想到怀里的猫却一点都不听话,轻巧一跃就跳出了黄少天的怀抱,优雅地朝着姑娘走了两步,似乎想到对方怀里揩揩油。遗憾的是对方看上去并不领情——林悦不自觉地向后撤了半个身位,整个脊背僵成一道笔直的线条。而猫好像也察觉到对方的抗拒,微微弓起躯干成戒备的姿态,一只前脚抬起停在半空中。黄少天不动声色地抚摸着猫的脊背想让它放松下来,用眼角斜了一眼林悦,意味颇深地说:“不过我觉得你不会想知道的。”

  “黄少说笑了。”林悦再次不自然地挽了挽耳边碎发,紧张的身体还没放松下来就又被黄少天炸了个平地惊雷。

  “我们上周抓获的星际间谍,可巧,也是个来这边办私事的,”悠哉悠哉喊来老板点了两份黑巧克力杏仁布丁,黄少天将座椅向后挪了半步——这样更方便他转过身体,一只手架在吧台上撑着头,正面面对林悦:“好像也是个和蓝雨星进行商务沟通的,而且好像也是个卖电子产品的,卖什么来着……哎呀你看我这脑子。”

  猫在吧台上来回优美地踱着步子,但总控制在离林悦有一定距离的地方,吧台里的老板看了这边一眼没出声阻拦,继续低头忙着手里的活儿去了。林悦看起来有点尴尬,硬着头皮把话接了下去:“这么巧啊,我们尔星的确是很擅长做电子产品。”

  “我可没说对方是査尔星的哟,”黄少天嘴角小小得上扬,露出了一侧的小虎牙,翘起二郎腿,看起来就像在和老鼠做游戏的猫一样。而这种神态在余光瞥见在林悦身后,从料理台里面钻出来的一只黑猫的时候更甚。那黑猫脚步不疾不徐,姿态高贵典雅,一声不响地逼近林悦后方,端庄地坐好,然后对着黄少天的方向歪了歪头,好像在打招呼。

  黄少天眼角微微抽搐,余光狠狠瞪了一眼就在自己手边溜达的猫,吓得对方特别委屈的小声呜咽了一声,视死如归一般往林悦方向挪了半步。

  而林悦仿佛没有注意到这一切,整个人自从听到黄少天的上一句话就更加僵硬。见状,黄少天十分关切地在她眼前晃了晃手:”你还好吗?怎么看上去不太舒服?是刚刚的拉面吃坏肚子了吗?”

  “没有没有。”林悦赶忙摆手,脸色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那我们再继续往下讲?我刚刚想起来那个间谍是做什么的了,”黄少天语作无辜,也不管对方姑娘的反应,自顾自地往下说:“是卖窃听器的。伪装成其他电子产品的样子。啊不过这么讲也不太对,其实对方是把窃听器附加在其他电子产品上面,然后卖向蓝雨星球。万万没想到的是,第一单生意就做到了我们线人身上,唉,我都不得不拍手替他可惜一句时运不佳了。”黄少天猫一样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林悦的每一个细微表情,满意地看到对方脸色越来越白,补上一句:“而且你说对了,他真是査尔星的哦。”

  似乎是为了给对方喘口气的时间,黄少天转过身子催了催老板布丁怎么还没上。很快,两份黑巧克力杏仁布丁就被老板分别端给了黄少天和林悦。“快来尝尝看,这家的黑巧杏仁布丁可是招牌!很难得的!要预定才有的哦!超级好吃,快来吃一下放松一会儿,看你刚刚紧张的,没有那么惊心动魄啦!话说你脸色怎么这么苍白,是不喜欢吃吗?”

  “不,不是,我没有紧张,”林悦不自然地抬手,在半空中停顿了一下,才又放下到拿勺子的位置,“看起来的确很好吃。”

  “小心点,头发掉到盘子里了。”黄少天看上去没发现林悦的不自然,抬手替对方整理了一下耳边的头发,尽管对方的碎发一丝不苟。

  林悦浑身一僵,欲言又止,抬起头看向黄少天,只是眼神少了很多温度。

  “怎么了,是不好吃吗?喂!阿轩!你水平退步了快过来!”黄少天夸张地大声招呼老板过来,指着林悦说:“你看你看!你引以为傲的黑巧杏仁豆腐被嫌弃了!”

  老板闻声而来,却并不在意地念叨了句:“压力山大。”之后就没再给出什么反应了,反而是顺手把吧台上的猫一把抱起来想抓进吧台里面。

  这时候猫突然发难,身子拉长到极限,伸出两只前爪去扒林悦面前的碟子,似乎也想尝一尝,但立刻就被老板郑轩给拽了回来,碎碎念着:“不要闹不要闹真是压力山大。”

  林悦被这突发事件吓了一跳,勺子脱手而出,撞在吧台上“叮”的一声脆响,两只手挡在胸前作出防御的手势,片刻之后才回神,同时意识到黄少天一直在看自己,像掩饰什么一样,抓起桌子上的勺子挖了一大口布丁吃:“不好意思啊吓了一跳,但布丁很好吃。”

  “哦,那你就多吃一点。”黄少天不知道为什么,刚刚还热情洋溢的语调突然冷淡了下来,听得林悦也跟着停下了手里的勺子,抬起头状似疑惑的盯着黄少天看。

  “你知道吗?其实这还不是最令人惊奇的事情。”黄少天的手指敲着吧台,看起来毫不在意林悦的神色变化,只是眼睛不放过对方的任何一个小动作,就像一头躲在树丛的阴影里静待时机捕食猎物的豹子:“你知道那个间谍怎么了吗?”

  “他怎么了。”林悦只能把话接下去。

  “嗯……怎么说好呢,你也知道现在科技非常发达,而且自从发现了外星系,各个星球上人种构成非常的复杂,兽人、外星人、纯人类、混血——不过这些都是有生命的,可以概括的称为人,”眼睛瞄到林悦把有点发蓝的指尖蜷进手掌里,黄少天嘴角笑意更浓:“可那个间谍,他甚至都不能称之为人!他就是个仿生AI机器人!嘿!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高不高兴!哦不对你不惊喜不意外不高兴,因为你也是个仿生AI机器人啊哈哈哈哈哈!”

  浓重的杀意就是在这一瞬间从林悦身体中迸发出来的。只见她抬起右手直奔黄少天的喉咙,却不想对方在之前已经灵巧地跳开。一招不行,林悦左手迅速张开孔洞发射出一道能量冲击波,并将之扫射了整个拉面店。然而刚刚还星星散散的坐在店里吃拉面的客人们已经全部消失,只剩下老板和刚刚进来的少年和他的姐姐,还有猫,但无论是哪一位都非常完美的躲避了她刚刚的攻击。林悦意识到自己似乎上当了。

  “哇哦!你以为你是钢铁侠吗!”而这边,跳开以后贴地滚走的黄少天已经在林悦右侧做好了战斗姿态,手里也全息出了把光剑“冰雨”,一个猛冲就往林悦这边奔来:“你是Friday吗!但是我更喜欢Jarvis哦!Jarvis, are you in? Always at your service~”

  林悦迅速用右手拉出一张防护屏,屏障和光剑瞬间相撞发出“哐当”一声巨响,震得黄少天连着往后退了好几步。“不要那么暴力嘛,好歹我是个纯人类啊!”黄少天垃圾话不停,右撤一步从右后方打算攻其不备。

  “你怎么知道我是仿生AI机器人?我应该是最新一代的产品了!”林悦整个上半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角度旋转了90度,同时左手上升起钢铁护臂挡住了卢瀚文的突然发难。“这店里都是你们的人吗!你给我下套!”

  “礼尚往来!你那天故意撞上来的时候不也一样吗?”不给林悦喘息的机会,黄少天上来就是一个三段斩,“而且你的主人一定没有跟你科普过,其实你们仿生AI机器人是我们联盟一个叫肖时钦的人发明的。不仅如此,当初发明这个只是为了帮他的队友打扫卫生,毕竟是家用的嘛,太智能了容易出问题,所以当初在设计的时候做了一个保护机制,也就是说你们每个机器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以及相对应的独特的撒谎小动作!哎看你后面!”

  林悦一手拦住黄少天,下意识的扭头向后,却发现什么都没有,反而是左后方闪过一道光,紧接着卢瀚文手里的剑刃就到了。“嘭!”林悦在左侧弹起一面防护屏,挡住了卢瀚文的攻击,然而还没完!只见林悦所在的位置突然被扔进了一个小小的蒸汽爆弹,轰的一声巨大的滚烫的蒸汽团包围了刚刚的地方。

  而黄少天此时已经和卢瀚文、郑轩乖乖躲进了由卢瀚文的“姐姐”所张开的一张防护屏后面,原来刚刚只是一波佯攻——为了转移林悦的注意力。

  “干得漂亮啊阿轩!”

  “压力山……还行吧。”

  然而当蒸汽团渐渐消散开,里面的情况却吓了众人一跳。原来刚刚林悦的周身自动套上了一层保护罩,保护罩隔开了炸弹的冲击,但却没能隔开爆炸的一瞬间蒸汽的热量。现在林悦整个身上看不到一丝完好的皮肤,仿生皮肤被烫得通红,透出里面泛着蓝光的电子集成,有的地方甚至已经完全脱落,露出钢筋的人体骨架以及模拟的血管。林悦双眼已经完全变回机器人那种无机质的发着荧蓝光芒的电子屏的样子,原本漂亮的脸蛋也被毁掉,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黄少天他们所在的方向。

  “怎么还不死?!你们仿生机器人都这么智能的吗!我不管了我只是区区一个普通人类好可怕好可怕,徐景熙你个猫人快点上啊!她的弱点是猫你看不出来吗!还有索克萨尔你再穿着女装假装文弱我可就报警了啊!!”虽然这么说着,但是黄少天却依然和卢瀚文在郑轩的各种手弹的掩护下提着剑冲了上去,然而无奈于队友在前,郑轩无法放出杀伤力太大的弹药,与此同时林悦马力全开,不间断地放出各种能量波,导致二人也无法造成比较实际的伤害,只能不断地对林悦的防护罩予以冲击,想通过能量的损耗打破防护罩。

  “我一个猫人比你们人类还柔弱好不好!”从猫形态变化成人形态的徐景熙撇了撇嘴,还是站在了索克萨尔——对就是那个高冷的制服女生身边,帮着对方清理黄少天和卢瀚文注意不到的攻击。

  而索克萨尔——这个黄少天嘴里另外一个仿生AI机器人——性别男,正一脸无所谓的慢悠悠地施展术法,毫无压力和惭愧,顺便还嘴到:“你还报警,你报文州也没有用,哦不对你要是用“抱”的话可能还是有一点用处的,话说谁让你们俩不给我俩打开战斗模式,人家生锈了生锈了。”

  “你能不能别用那种恶心的语气说话!到底是谁的恶趣味让你穿女装!而且给你和夜雨声烦打开战斗模式你俩不得上天?!怎么哄骗对方先动手!我们怎么搜集理由顺利出……”就地一滚躲开攻击,黄少天喊卢瀚文暂时撤退,“郑轩你下的药怎么还没好!!”

  郑轩一脸苦哈哈的表示人家不说了人家是最新一代人工智能吗?也许产生抗体了也尤未可知?一旁的索克萨尔拿过轰炸接力棒,不疾不徐地对着林悦扔着诅咒之箭,顺便接起话头:“别给我们仿生AI机器人丢脸好么,她要是最新一代的话那后面几代的机器人智商还不得是负数!自己平时老是害怕猫到底为啥自己心里没点AC数吗?!直接说讨厌都比撒谎不引人怀疑啊!还有,黄少都提醒你多少次了,还是老挽头发你怎么不去剃个光头?!这一看就是不知道第几代的老古董不过被主人提升了战斗层级换了个壳就以为自己是最新品了。要知道仿生AI机器人的精髓可是智商和分析判断!除了开炮就是开炮,连个走位都不会!”

  一旁迂回绕到索克萨尔身后的黄少天一脸恶寒:“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被夜雨声烦附体了?”

  “是的啊黄少。”很快索克萨尔就变成了夜雨声烦的声线:“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文州把我的芯片一起插进索克的芯槽里了,所以我们现在是双卡双待!顺便女装是索克和文州打赌打输了被逼无奈换上的,不过我觉得很合适你觉得呢?”

  “我觉得我想让你闭嘴。”黄少天哭笑不得地回应了自己的仿生AI机器人,确切的说是芯片。同时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林悦,“索克,六星光牢。药效要生效了。”

  话音还没落,一个六星光牢已经在林悦脚底下生成,同时索克萨尔整个人退掉了高中生女装的全息投影,变回了初始形态——一位长相俊美、紫眸银发的精灵。“文州你太慢了。”说着,召出灭神的诅咒就冲了上去开始疯狂地轰炸。

  而在林悦身后的角落里,刚刚出现了一阵又消失的那只黑猫——现在已经变回人形态了——也就是喻文州,正笑意盈盈地从阴影里走出来:“不是刚刚好嘛。”

  “文州小心!”

  感知到了喻文州的声音,林悦的愤怒指数仿佛上升了一个层级,眼睛里的显示屏开始交替闪烁未知错误的红字,看上去想冲过来杀了喻文州,甚至都顾不上抵抗索克萨尔狂风暴雨般的攻击。然而苦于脚下的六星光牢,她只能抬起双臂追着喻文州扫射,上身尽可能地前倾,整个人呈现一种特别扭曲的挣扎的姿态,看上去尤为可怖。

  “没关系。”好像只是闲庭信步,喻文州面不改色地全息出“灭神的诅咒”手杖,不同于索克萨尔那一把,这一把更小更灵巧,单手握住就像手里拿了支竹笛一样。随手划出防护屏,每一屏都刚刚好挡在攻击袭来的前一秒。尽管看起来十分惊险,但却毫发无伤的走到黄少天旁边站定——之后就是骑士们的事情了,黄少天双手持剑挡在喻文州面前,毫不犹豫的将所有危险都化解。

  “吼!”对面的机器人发来震怒的嘶吼声,由于刚刚被爆炸的热量损伤了声线,无法言语的机器人此刻只能通过不间断的怒吼来表达自己的心情。整个机身通体就像一块被烧的滚烫的铁,脚下的六星光牢到了时间消失,与之同时周身的防护罩也被索克萨尔打破。“啊啊啊!”一朝能动林悦便疯狂向喻文州方向奔来,同时不断的发出能量波炮轰。

  “队长你别冲那么靠前啊。”徐景熙苦苦支撑起同时保护几人的防护屏,挡掉了大部分的攻击,而一些零散的就由黄少天他们解决。

  然而喻文州甚至都没有后退一步的想法,就连黄少天也一样,全心全意地信任着喻文州,坚定不移地站在对方身前,以一种骑士的姿态。

  就在林悦离喻文州5步开外的时候,第二个六星光牢在她的脚底悄然升起,身后索克萨尔懒洋洋地走过来,顺便加了个束缚术。

  “我可不记得你的手速有这么慢。”喻文州此刻还有闲情逸致笑眯眯的问候索克萨尔一句。

  “大概是下意识的模仿主人吧……好吧,我承认我是故意打击报复。”

  传递给索克萨尔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之后,喻文州好整以暇的看着眼前还在不间断攻击的林悦,问出了一句指向不明的话:“你看起来很讨厌我?是了,是我设计捉住他的。那你想不想知道他的情况?”

  对面的林悦瞬间熄火,通体的火红色暗淡了一点,抬起头望向喻文州,不点头也不摇头。

  “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的情况就是他招供给我们的。甚至是你们整个组织的情况。”

  林悦显然不相信这一点,浑身颤抖,刚刚要抬手继续开火却被喻文州的下一句话拦住了:“你以为他是什么?不过和你一样是机器人罢了。我们联盟既然有能力创造出你们,就有能力控制你们。至少他现在还没有报废。”

  满意地看到林悦停止了挣扎,喻文州收起手杖改为双手抱胸:“让我来猜猜看,他应该是你的朋友?亲人?或者……爱人?看来我猜对了。就说按照这个型号等级大概不可能是上下级的关系。好了,现在给我连线你的主人,不要挣扎,不要抱怨,乖乖按照我们说的做,也许我们后面还可以在保留你俩精神芯片的情况下给你们一具全新的身体。况且眼下这种情况早在你在地铁站故意撞上少天假装偶遇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了。你以为少天那天真的是去买猫粮吗?我又不吃。”

  身前的黄少天听到最后一句话一个明显的僵直,回过头“嘿嘿”干笑了两声:“我这当时不就是信口一说嘛,文州你别当真别当真。”

  句句被人直戳心底的感觉并不太好,但林悦也没有其他路可走了,毕竟自己的爱人还在对方手里,而当初自己也正是为此主动接受的这次任务——想通过胁迫黄少天逼着对方交出自己的爱人同时达成组织目的,却没想到自己也成了瓮中之鳖。短暂的沉默以后,林悦选择相信喻文州所说的,耳廓上某部位开始不停的闪烁红色,最后变成稳定的状态。

  “想必您对您的机器人的现状也有一定的了解了,既然声带受损无法为您发声,那我就长话短说了。”对面林悦全身的光已经完全暗淡下来,只有接收器亮起证明保持通讯状态,似乎是被主人下达了待机命令。黄少天这边看到此情此景也收起了备战的架势,默默给喻文州拖了把椅子后也在他旁边坐下了。

  “鉴于贵方在已经和蓝雨星缔结友好条约的情况下几次三番进行这种试探,并且在多次提醒下依然照旧,虽然无法理解贵方这样做的意义和目的何在,但我想我们也没必要知道了。我方有理由相信这是出于贵方,甚至是贵方背后支持者的挑衅。很好,这个挑衅我们接下了。”喻文州不紧不慢地说出了这几句话,旁边的郑轩和徐景熙目瞪口呆,显然无法相信这是他们运筹帷幄三思而后行的队长说出来的,但在瞥见自家副队一脸有恃无恐地拉起喻文州的一只手握在掌心里把玩后,便也无事发生一样继续逗小卢玩了——反正天塌下来蓝雨一起扛,而且那可是喻文州。

  从黄少天手里抽出自己的手指,安抚性地反握住对方的手并捏了捏手心,喻文州继续说:“贵方不久之后就会收到我方的正式攻击,大概会和战书同时到达吧。具体哪个时间就无可奉告了,姑且算作是我对贵方屡教不改的小恶习的一个答谢。顺便——”万万没想到黄少天今天变身幼稚鬼,在玩喻文州手指未果的情况下整个人耍赖一样躺在了喻文州的大腿上,面朝内环住了对方的腰肢。徐景熙和郑轩赶紧捂住卢瀚文的眼睛非礼勿视,索克萨尔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走到一旁,大概和夜雨声烦灵魂交流去了。

  无声地叹了口气,喻文州揉了揉黄少天的头顶——就像每次洗完澡替他吹干头发之后做的那样,放纵这样一只大型犬赖在自己身上,补全了对话:“顺便,我觉得有必要提醒贵方,仿生AI机器人的研发者是我们联盟,你们不会真以为自己上一次交易走了全部的核心技术和最新一代的发展吧?我劝贵方还是不要班门弄斧。最后,您现在可以和您的都城联系一下看看发生什么了。”

  切断电话,喻文州先是把自己身上的大型跟宠推起来,果不其然看到对方意图撒娇耍赖般的神情,面无表情地起身走人,下一秒就被近身,某人聒噪的声音也在耳边响起:“文州文州,”黄少天整个人都挂在喻文州身上,毛绒绒的脑袋凑到喻文州的脖颈处深深吸了一口气,弄得喻文州有些发痒地侧侧头,“文州文州文州你要吓死我了,刚刚索克萨尔进店的一瞬间我还以为是你要玩什么女装play,结果他笑都不对我笑一下我就立刻知道不是你了!后来流云,好吧也就是徐景熙窜上来,我本来一眼就看出来是徐景熙的!结果那个猫居然是中分!!而且他还蹭我脸!还还还……”在回想起自己当时说了什么以后黄少天瞬间瘪词,面对喻文州意味深长的微笑,只好尴尬又不失礼貌地眨巴眨巴眼睛,扭头对徐景熙开火:“我跟你说徐景熙你再怎么诱惑我我都不会上当的我的心里只有我们家文州一个人!!还好我当时演技过关,但是他居然想趁机挠我,这件事我必须要告状,抓花我英俊潇洒的脸我拿什么给我家文州壮门面去!”

  “喂喂黄少讲讲道理好嘛?!你以为我愿意啊。”徐景熙一边收拾战场一边吐槽:“被队长要求变成这样我压力山大得都快成郑轩了好吗,你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景熙,你变成一只像我的猫去做诱饵好不好?顺便逗逗少天。’我的天,简直是道送命题。”

  “那都是文州的计划好不好,让你执行你就执行哪那么多废话!”大概墙头草说的就是黄少天了,“但是啊后来我看见那只黑猫我就知道那个肯定是你了文州你变成猫真的太可爱了下次也变一个咱俩……唔!唔!”

  喻文州转头微笑着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在得到求饶的眼神后松开了手,选择性忽略了对方小小的嘟哝“谁让你们精灵族变化术那么厉害的”,转身和索克萨尔交流信息去了。

  场面一时非常和谐,就像他们战队每次战后清扫战场那样,喻文州站在一边指挥,同时通过索克萨尔整理搜集信息,黄少天一直围着喻文州转,顺便给其他人帮忙,徐景熙和郑轩带着卢瀚文一边复原场地一边和不远处待命的李远宋晓聊天。

  林悦的机身早已变成冰冷的金属灰色,在几人中间一动不动。

  变故就是在这一刹那发生的——先是从林悦的身体里发出小小的齿轮转动的声音,紧接着迅速发热至通红,看起来就像被强行启动了自爆装置一样。最先发现这一情况的是黄少天,只听他大喊一声:“都趴下!”然后转头奋不顾身地扑倒在喻文州身上,两人的冲力加在一起撞得摔倒在地的喻文州背脊生疼;另一边徐景熙和郑轩也把卢瀚文护在最里面。索克萨尔尚未关闭的战斗模式全开,三张防护屏开到最大挡在众人身前。

  然而这种姿势保持了一分钟,却无事发生。

  喻文州在被黄少天扑倒的一瞬间本来是懵的,片刻后反应过来本来想开口说些什么,但是看着黄少天毅然决然地护住自己的身影心里忽然软得一塌糊涂,便把话咽了回去。等到这时大家都反应过来不对劲,于是轻轻推了推身上的黄少天,撑着地坐起身子,打了个响指,只见一道弥漫着黑色气息的旋转门轰然出现在林悦的正上方,毫不犹豫地直接将其吞噬,然后消失!

  众人看着转瞬间又空空如也的场地中央,纷纷转头看喻文州。

  “嗯,其实我想说,阿轩的药效已经起作用了啊,就是那个混在黑巧克力杏仁布丁里的铁屑粉,因为她那一代仿生AI机器的血液的主要材质是磁性液体,这样一来就好像人体中出现血栓一样,她身体里也会运行不畅,再加上我早就架设好待命的死亡之门,就算被恼羞成怒的主人下达了自爆命令想同归于尽,”就像每次胜券在握后一样,喻文州微微歪头一笑,“恐怕也无济于事。而且我想这个时候叶神和杰希应该也已经攻破一城了。”

 


  等到众人清扫完战场已是华灯初上,卢瀚文在最前方蹦蹦跳跳和徐景熙商量一会儿去吃什么,郑轩走在一旁一脸昏昏欲睡的表情。索克萨尔在离三人两步远的距离一个人走,偶尔小声和夜雨声烦交流着什么,走在最后的是喻文州和黄少天。

  但当一行人走过一个有点阴暗的小巷口的时候,黄少天趁其不备一把拽过喻文州进到巷子里,并将其按到墙上二话不说吻了上去,直到喻文州微微有点气喘才放开他。

  “文州。”黄少天抵住喻文州的额头,猫一样亮亮的大眼睛里星星点点满是笑意。

  于是喻文州也温柔的笑了:“少天。”

  “文州我们回家好不好?”眷恋地环住恋人的腰,黄少天心疼地揉了揉对方的后背,“刚刚撞的那下疼不疼?”

  “还好,”把头搁在黄少天的肩膀上,看起来偏瘦但意外结实的胸膛总是给喻文州以无限的安全感,一时间鼻腔里满是黄少天的味道,让他特别的放松:“今天晚上吃什么。”

  “吃鱼。”黄少天的声音一下子就暗哑了下来,扭头咬着喻文州的耳朵说出这句话,末了还坏心眼地舔舔喻文州的耳垂,感受到对方一下子有点软的腰身满意地吹了口气。


 

  而这时走在前方的一行人还无知无觉,只有索克萨尔回望了一下身后刚刚路过的巷子口,耸耸肩,快走两步和前面的人告别。

  “咦?队长和黄少回去了吗?”卢瀚文有点遗憾地眨巴眨巴眼睛:“我还想说今天晚上一起吃烤肉呢。”

  “嗯,他俩回家吃饭去了。”

  “为什么要回家吃?有什么好吃的吗?”

  “.……吃鱼。”

  徐景熙和郑轩听到这一话一脸吃瘪的表情,念叨着非礼勿视非礼勿听就把还想问些什么的卢瀚文抓走了。索克萨尔见状也启动了飞行模式,开始往家里赶。

  “怎么这么急都用飞的了,用走的不是也没差吗难道是你饿了?虽然我是没什么意见的。”脑海里夜雨声烦的精神体提出疑问。

  “我只是想赶在他俩回去吃鱼之前把你的本体拿出来。”

  “.……哦。”

 

【END】

 

-------------------------------------------

人生第一篇万字、没有死于大纲、没有死于脑洞、也没有死于聊天框的同人献给了我的全职初心黄喻!说起来我站黄喻非常重要的一点是因为我站黄少天攻,不知道有没有写出他帅气的一面。而且这篇没有大纲完全是有了个思路就写,放飞自我www,爽!

喻文州的设定从一开始的那个高中女生,变到卢瀚文怀里的猫,最后敲定了是前半场隐身哈哈哈哈。被基友说心疼妹子,什么,那个女生从一出场就是炮灰设定!单纯想看蓝雨小分队耍帅嘛www

爱全职,爱蓝雨。是黄少天的死忠,喻文州的脑残粉,王杰希的夫人,叶修的迷妹和周泽楷的小企鹅,国家队前5号无差别吹就是我,一只奔跑在脑洞原野上的美鹿子!

最后祝我爱的人们情人节快乐!黄喻赛高!!

由于太过激动第一次发都忘记加tag,愚蠢的我。_(:з」∠)_

 


如图如图,在其他tag下也发了,忘记复制只能截图了。
祝小天使们被温柔对待,顺便别哭什么叶喻本来就冷cp被刷的都没了之类的……就……唉可能也是每个人认识不同吧……我个人是圈地自萌型,cp三千只取一瓢,别家产粮千千万,不如本命一打三。我喜欢的cp啊emmmmmmm很多都很冷门但是还会有太太产出,所以一直心满意足。别人来我欢迎,别人不来也不强求这种哈哈哈哈哈哈
最后心脏大佬组赛高~~~~❤️